江苏11选5开奖走势图表|江苏11选5 500期走势

專家學者

朱開佩:以火與土釋放純粹

信息來源:寧波民盟??信息作者:湯丹??發布日期:19-04-16??閱讀次數:

  朱開佩在創作中

  觀看“泉石云物——朱開佩陶瓷藝術展”是在去年年末一個寒冷的上午。因為下雨,紫林坊藝術館的展廳里只有我一個人,但是,在與朱開佩的陶藝作品靜靜地“對話”之后,我還是心頭一熱。

  朱開佩,中國當代女性陶藝家,民盟盟員,浙江萬里學院設計藝術與建筑學院專業教師。她大學就讀于景德鎮陶瓷學院(現景德鎮陶瓷大學),中國美院工陶系研究生畢業。20多年堅持陶藝創作,多次參加國內外陶藝大賽并獲大獎。如此經歷,讓她的陶藝作品充溢著濃濃的學院派味道,但我也分明嗅到其中或純粹清新、或絢爛奔放的氣息。

  直到3月8日,我才有機會與朱開佩本人有了一次對話,對她的陶藝創作經歷和藝術觀念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或許朱開佩是個低調的人,或許是我孤陋寡聞,觀展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寧波還有這么一位行內赫赫有名的年輕女陶藝家。

  其實,朱開佩出道很早。1996年,她進入大學時,正是中國現代陶藝的肇始期。“那個時代,受到當代藝術思潮的影響,中國陶藝界更多地向西方和日本的陶藝學習。景德鎮是世界的瓷都,作為學院派的藝術陶瓷創作,也是領風氣之先,那就是敢于突破程式化束縛,通過陶瓷材質和工藝來表現更為真實的自我體驗。”朱開佩說。

  《裹》

  在學校,朱開佩屬于“學霸”級人物。入學時,她以專業課全國第五的身份進入“陶院”。1999年9月,韓國利川市和中國景德鎮市結為友好城市,快畢業的大四學生朱開佩成為學院第一支訪韓師生代表團的團長。她的作品《百花》參加了在利川舉行的第九屆國際陶藝邀請展并被韓國智禪陶藝博物館收藏。大學一畢業,她的《情感系列之一》和《黑與白》等作品就進入了上海國際陶瓷博物館和景德鎮國際陶瓷博物館的收藏視野,其專業水準得到了國內陶藝界的認可。如今的朱開佩,已是中國陶瓷工業協會陶瓷藝術委員會常務理事,而這在全國只有十多人。

  20多年來,在陶藝上的精進鉆研,讓朱開佩對陶瓷藝術有了深刻的理解:“陶藝是火與土的藝術,它借助陶土、釉料等材質,來探索和表現藝術家對美的理解和體驗。”

  《蔓》

  對朱開佩而言,她所追求的是,既要吸收傳統陶藝的精華,又不受傳統束縛全力創新。“追慕古人得真趣,別出新意成一家”,既能吸取傳統工藝技法,又能反映現代造型觀念,這正是其作品造型別致、格調清新的原因。

  朱開佩說,陶瓷材料本身就有一種美,陶藝與繪畫的語言其實是相通的。創作首先應有感而發,而過程是一種整體的動態把握,它是富有變化的。“像龍泉窯青瓷中的梅子青,就有翠青、粉青、中青、老青等區分,陶藝創作靠的是天時地利人和,有時,是在不可控的狀態下尋求一種控制,藝術家的功力就在于細微把握之間。”

  朱開佩從小生活在航空部隊大院里,曾跟著父親學書法,而繪畫學習更讓她了解了西方文化。她幼年時玩耍最多的地方是父親工作地的機場草坪,每次父親的飛機進行飛行訓練,就是她“撒野”的時候。上山下河,爬樹抓知了,這些事一并做過。她說,那時躺在草坪上看飛機起飛降落,藍天就像一個鍋蓋??粗鴤氵\動員的方傘、圓傘飄飄悠悠地從天而降,好不自在。這些童年經歷成了她很多藝術作品的靈感來源。

  《青溪云間》

  2008年,是朱開佩取得藝術成就的高峰期。那一年,《窗花》《大地之聲》兩件現代陶藝作品獲得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國際陶藝學會最高榮譽獎。而后者正是從大自然中汲取的靈感。

  “那天,我正在高教園區綠地散步。春天雨后,地上一簇簇不知名的小蘑菇隨處可見,而春天不就是滿山遍野的植物瘋長?”于是,朱開佩運用傳統的拉坯手法,拉出一個個猶如木耳的小坯,加之以泥板成型,使作品實現了點線面的有機構成。

  也許,朱開佩創作的最初本意是表現山間的小清新,但在觀者的解讀中,這個作品如同一只只朝天的小喇叭,又似在探聽人間春消息的小耳朵——于無聲處聽《大地之聲》。

  2009年起,浸潤在現代陶藝中的朱開佩,重新把眼光投向了傳統,那就是瓷都景德鎮的傳統之根——“青花釉里紅”。

  大多數人熟知的是藍色青花,其實釉里紅同樣是我國傳統釉下彩裝飾之一。它用銅做著色劑的色料,經過高溫還原焰燒制而成,釉里透出嬌妍而沉著的紅色紋樣。而當“青花”遇上了“釉里紅”,俗稱“青花加紫”,成了最珍貴的瓷器品種之一。

  《大地之聲》

  “創作青花釉里紅需要對陶土的理解,高溫能讓陶瓷成品純粹無毒,同時能讓釉料發色而顯得絢爛。”朱開佩說。

  不過,朱開佩的“青花釉里紅”作品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復古,在看似回歸傳統的“逆流而上”之時,她仍然以“創新作舟”。這些年,朱開佩在青花高溫釉等創作領域的探索,更多的如中國陶瓷大師寧綱所說:“立足于中國民間傳統青花的基石,結合西方現代構成形式,經消化融匯,酣暢淋漓的運筆,純粹的點線面形式語言……給人以想象的空間,構成有意味的形式,(它)正是作者思想情感的通透寫照。”

  比如,傳統的青花作品,執于物象的描摹。而朱開佩更善于自由揮灑,以“意象詩化”“觀物取象”等創作方式,不拘于物,游于象外,直抒性情。朱開佩的代表作品《山水間》《荷塘月色》《碎瓷片片情》等,給人“似是而非”的感覺。其紋樣,有時見山又不是山,見水又不是水;其器物,可以是一個傳統帽筒之形,但更像是單純的藝術陳列品;它的完成感,既遵循傳統民間青花的筆意,又透出當代藝術視覺性的追求。

  在大學里教授設計課程的朱開佩說:“作為陶瓷藝術品,其意不能過于白。設計是一對一的實用主義,而藝術不是一花一草,需要提煉,意境給人的空間更大,也更具多義性。”

  外表小巧文靜的朱開佩,底子里很放得開。一年之中,她有兩個多月在制陶現場,至于到山里的古窯廠和窯工一混就是40多天,也是常事。

  “制陶有72道工序,老練的窯工在傳統工藝的任一環節,提個醒,一句到位的話,就能讓我們這些搞藝術的少走很多彎路。”朱開佩的這番話,透著對傳統和民間陶工的敬重。

  最近四五年來,朱開佩又投身于青瓷創作和日用陶瓷設計。“以前不太敢碰青瓷,它太純粹了,又是中國的母親瓷,承載了太多傳統的東西。”朱開佩說。作為新寧波人,第二故鄉正是青瓷的發源地。

  起初,朱開佩更多的是把青瓷創作當成了解、研究地域傳統文化的途徑。事實上,她也擔負著《“一帶一路”背景下寧波越窯青瓷文化轉型》的課題研究。但最終,她意識到青瓷所透出的純凈的美,是足可以養心的,也符合她追求純粹的天性。

  “如玉般溫潤,是陶瓷作品的最高境界。”朱開佩說。因此,在青瓷創作中,《青溪云間》《玉棲》《閑趣》等系列作品,呈現出“天青云淡、溫潤如玉”的新古典之美。

  去年,朱開佩把她的藝術展命名為“泉石云物”。這四個字其實出自北宋書畫大家米芾之口,他在《西園雅集圖記》中提到同時代的書畫家李公麟:“著色泉石云物,草木花竹,皆妙絕動人。而人物秀發,各肖其形,自有林下風味,無一點塵埃之氣。”

  朱開佩的陶藝創作,也如同她的人生一樣,是追求純粹的過程。她曾說:“泥,經過火的洗禮才能成瓷。人生需要歷練,才能像‘鳳凰涅槃’那樣重生,達到純粹。”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江苏11选5开奖走势图表 股票分析群给我打电话 湖北麻将赖子技巧 下载波克棋牌 温州麻将规则怎么胡 期货配资是怎么回事 吉林长春麻将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打麻将游戏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闲来广东麻将有挂吗